快捷搜索:

严厉的父亲

爸爸一本正经,严肃的面容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脸上皱纹不多,只有额头有几道,足似刀刻。

他老是要求我千锤百炼。在家造功课时,我看一遍题目就盘算下笔时,爸爸就严肃地说:“再看看,你看懂题目的意思了吗!”听到这令人“不寒而栗”的声音,我就下意识的乖乖的再看一遍,那种感到仿佛就像老鼠碰到猫——毛骨悚然。每当我要合上书籍的时刻,那严峻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飘出来:“书上的内容都掌握了?读书百遍其义自见,再看看!”我的天!一听到爸爸的声音我的心就不自觉的颤动。

可接下来的一件事,我从新熟识了我那严峻的爸爸。

那是一次宁波市组织的化学角逐。作为化学天才的我自然是要参加,勇夺第一。考试的日期履约而至,出门的时刻,爸爸挺了一下眼镜,道貌岸然的对我说:“考试时要卖力审题,尤其是有机化学的分化与作图,那是你的弱项,做完氨基、羧基类的题必然要仔细反省。”我呢,迫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于他的“淫威”只好左耳进右耳出听他的唠叨。

进入考场,等卷子发下来的时刻,我一看试题居然真的有蛋白质的分化,而且有机化学的题占比还不少。于是我打起12分的精神写起来。时钟嘀嗒嘀嗒,落笔沙沙沙,横平竖直,笔影纷飞,不一会就做完了。我昂首,望见其余同砚仍旧奋笔疾书,心想:照样再看看吧。

嗯,摩尔质量没问题,化学公式精确,做图……等等!似乎有什么器械混进来了。发清楚明了,化学键居然多画了一个。我急忙把它悛改来。这时我想起了出门时爸爸吩咐的话,便又重头到尾反省了起来,可越查更加明很多题目变的没有把握了,真忏悔不该生吞活剥的看书。

当血色榜单公布的时刻,我只有区区的前十名。我很失,但我更多的是想感谢那位严峻的爸爸,知子莫若父,此次的跟头让我发清楚明了自己进修的破绽。

从那今后,仔细看书,审慎下笔,成了我的一个好习气。

感谢你,严峻的爸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